南安普顿曾经也这么强你可能不知道

想一想你支持的球队,是你受到家庭成员的影响成为了它的死忠,还是学校小伙伴的爱好影响了你,让你也义无反顾的加入其中,无论哪种方式,其实你支持的球队都不是你自己挑选的。你可能觉得这不是真的,你的一生所爱之队是在很多事情的交融下导致自己对它的一见钟情。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外部的因素——或者说其他的人——影响了你,帮助你选择了从孩童时期到生命的终点这一生唯一的主队。

而我的外部因素是我的外公和哥哥,当时我还是一个没什么主见的小孩,在他们的影响下,我成了缅因路球馆(2003年以前曼城的主场)的死忠,开始享受这里的赛前汉堡包,看着球场草皮逐渐长成,在为大曼城发誓效忠的过程中感受到快乐。甚至讲着一口曼氏基调的脏话,这感觉也棒极了。

当曼城得分的时候,整个家庭都被庆祝的氛围包围着,外公和哥哥会骄傲的眨着眼睛,于是很快,我也疯狂的爱上了曼城。

而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一举动,哪怕是一个瞬间都没有——现在当然依旧如此——回想我走向曼城死忠的这一路,唯一的感觉就是感激。我很幸运。而这条路我也会一直走下去。

如果没有家人的影响,我可能会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爱上别的球队,穿上其他颜色的球衣,每天早晨被另一支俱乐部的闹钟叫醒。

在我6岁的时候,凯文-基冈转会南安普顿的消息震惊了足球世界,当时我还太小记忆也有点模糊,但是我知道基冈,他有一头烫发,是个超级巨星,曾经从自行车上掉下来手臂流血不止,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赢得了欧洲最佳球员,欧洲金球奖奖杯陈列在他的柜子里。当时他甚至和尤因(歌手),戴安娜王妃一样有名。那时我才注意到这家位于南部海滨的俱乐部有多么惊人的能量,竟然能把在汉堡连续三年取得巨大成功的基冈带来。在六点钟的头条公告里,我从BBC播报员理查德的口中听到了基冈转会的消息,这个足球的转会新闻甚至优先于撒切尔夫人对待罢工矿工采取的政策。

我还能模糊的记得妈妈的震惊,那是一个周日的晚上,当时我们正在吃着花椰菜奶酪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甚至我的姐姐也从她的游戏中分神出来关注基冈的转会,那真是太有意思了。

不但有意思而且刻在了我的记忆深处,随着可爱的童年时光和记忆一起留存在岁月里,就像是一个迪斯科球,向着时间的反方向滚动,沿途的每一个细节都能清晰的回忆起来。

基冈第一次来到小谷球场(2001年以前的南安普顿主场)的时候,圣徒主教练迈克马尼曼询问了他关于德国墙灯的事情。他说曾在一本小册子上看到过一盏觉得非常喜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adeye.com/,南安普顿然后他们就开始聊开了,这个精明的家伙从他们的谈话中找到了利物浦传奇(基冈曾在利物浦效力)加盟这支中游球队的一点可能性,因为基冈说自己有点厌恶德国的泡菜和大品脱啤酒了。这个烫发男承认自己对在这里踢球感到兴奋,他想起了以前英格兰岁月的激情时光。他想起了自己的英格兰队友米克( Mick Channon)和戴夫-沃特森(Dave Watson),他们都在这里快乐的踢球,还有世界杯冠军艾伦-鲍尔(Alan Ball)也在这里享受最后的职业生涯。基冈是一个向来喜欢按自己的想法做决定的家伙,于是他决定回来了。

几个月后,在1980年2月10日,消息一出,震惊世界。基冈的转会直到官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才被大家知道,之前这个消息一直被保护的很好,甚至基冈的经纪人都完全被蒙在鼓里,这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而南安普顿的很多人也不知道他们即将签下当时最伟大的的球员之一。记者们被告知来到拉姆西附近的波特斯海伦酒店,球队要宣布点事情。大家都觉得是新球场的修建计划要披露,可是当基冈微笑着出现在临时搭建的台上时,你能听到那些新闻老手们的喘息声,所有人都愣住了。

过了一会现场终于恢复了平静,迈克马尼曼利用这个机会向警察道了个歉,三天前他因为保密的压力太大而闯了红灯。这时房间里的所有人才终于放松了。

这就像是内马尔加盟桑德兰的效果,或者是鲁尼离开老特拉福德来到不列颠尼亚球场(斯托克城主场),大家的感觉就像是在参加国务院健康与安全研讨会。这种事我们再也看不到了。

如果说基冈的转会是南安普顿的转折点,这次冒险本身就显得更加有娱乐性和话题性了,迎来基冈后,在三月份联赛开赛第一天南安普顿就在小谷球场2-0战胜了曼城,这很让人印象深刻。米克收获了两个进球,每次都做出了他的风车庆祝动作。基冈则很快就被看做是圣徒的助推器,因为他们已经5场不败了。之后联赛杯第二轮圣徒不可思议的1-7败给了沃特福德,这让他们的兴奋暂时消停了一阵,但是圣徒的目标是多进球,打出好看的娱乐足球,于是他们超过了伊普斯维奇成为顶级联赛里进球最多的队伍,不过作为攻势足球的代价,他们丢了56个球。

那个赛季迈克马尼曼的球队最终获得了1904年以来最好的联赛成绩,排名第六,这足以确保一个联赛杯的席位,不过回过头来想一想,虽然在那时看来这个成绩很不错了,但是如果我们回忆起某一段时间的时候有奖杯的加持,那么显然是更美好的。

即使在第二级别联赛的时候,迈克马尼曼凭借着他独特的盖茨黑德腔调,就能吸引到超出圣徒这个级别的球员加盟。他曾经令人印象深刻的将‘斯坦福桥国王’奥斯古德带来,和M3三人组吉姆,斯蒂尔以及皮特搭档,一起为圣徒开疆辟土,在1976年他们赢得了足总杯,这震惊了英国足坛,事实上,迈克马尼曼还建立了一直由很多队长组成的队伍,他们提供了一个培养环境以帮助当地的孩子踢球。

那四年迈克马尼曼一直在利用自己的魅力吸引大牌球员来投,比如查理-乔治到来,和奥斯古德一起承担起提供进攻创造力的责任,乔治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在自己的全胜时期被迫离开了阿森纳来到这里的。而米克很享受自己在这支俱乐部的传奇地位,愉快的承担起防守的职责。帮助进攻的还有克里斯-尼基尔和戴夫-沃特森。南安普顿还有一个可靠的中后卫,拥有丰富的经验和国家队阅历,可以来到左边——或者去中场如果比赛需要——他就是尼克-霍姆斯,霍姆斯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孩子,他虽然只有26岁,却已经有上百场的顶级联赛登场经验。霍姆斯在这支锐意进取的球队里是精神领袖,他能临危不乱,有大将之风。迈克马尼曼曾经说他是‘佐国良相’。

然后就是基冈了,一个人气爆棚的超级巨星,他在南安普顿的首个赛季曾持续的受困于腿筋问题——基冈甚至因此向江湖术士求助——不过他最大的问题还是酗酒,他的到来让周围的酒吧生意都变好了。

在这些牛人之中,还有让迈克马尼曼感到父亲般骄傲的青训球员戴尔,他是新一代的年轻才俊,南安普顿似乎总是能培养出大批人才。贝克正茁壮成长,前途光明,卡里克的原型史蒂夫-威廉姆斯也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在那个赛季的11月份,圣徒在老特拉福德的一场比赛中,基冈被年仅16岁的丹尼-华莱士换下,后者有更好的速度和爆发力。而这也是南安普顿最年轻的出场纪录,直到25年后才被沃尔科特以几天的年龄优势打破。

华莱士初生牛犊不怕虎,凭借着激情和能量帮助球队,在有些地方有点像几年前的马什和最好的富勒姆,那是他们的光辉岁月。华莱士就像是瓶子中的闪电,自带兴奋也和队友一起创造胜利,享受快乐。球场是他的最佳舞台,他在场上踢球是快乐无拘无束的,不过有时也会陷入到麻烦当中,比如下一个赛季圣徒5-5战平考文垂的比赛。华莱士全神贯注的投入比赛,但是也错失了一些得分机会,最终球队无力回天,他也只能沮丧的承认失利。

如果华莱士是香槟堆中的一瓶莫洛托夫鸡尾酒,那么他还有一个天赋逐渐显现,那就是进球能力。很多很多的进球。在之前1月份他的职业足球首秀里,他就进了球,在这里的一群巨星中间他33次出场打进21球,大家为他创造了很多机会。

没有什么疑问的是,南安普顿幸运的见证了一批天才的成长,能称为天才最重要的因素当然还是勤奋和努力工作。有这样一个故事真假无法考究。迈克马尼曼在他70多岁的时候在费勒姆看了一场校园足球比赛,他对一名中锋的移动和触球印象深刻,于是他就认真的观察那个孩子,发现他穿了一双自己见过的最脏最破的鞋子。在中场休息的时候他找到了那个孩子,和他打了一个赌:如果那个孩子能在下半场完成帽子戏法,那么迈克马尼曼就给他买双新鞋。那个男孩做到了,迈克马尼曼也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并且他还委托俱乐部的球探观察这个14岁的男孩的发展,这个男孩就是史蒂夫-莫兰。

当时普遍认为80年代的代表球队应该是水晶宫,但是这支球队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反而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而他们的位置逐渐被一直被忽视的一支南部海滨球队取代,南安普顿凭借引进的球员和自家青训出产的人才逐渐上位,后来甚至成为国家队的‘二队’。

我经历了这些巨大的变化。不过当时6岁的我还沉迷在电影中,在走廊里玩着我的塑料卢克-天行者和装甲走兽。我对南安普顿的印象就是他们穿着奇葩的颜色从中间分开的衬衫,这在所有球队里是最特别的。同时在我周都更新的射击游戏里南安普顿的标签也是最明显的。

三年的时间很快过去,然而,我还是看不懂足球。足球对于一个9岁的孩子来说就是看一看进球而已,其他的魅力都是以后才会着迷的东西。随着信息的发达和爆炸,一切东西都可以被消费,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却也容易被各种断章取义误导,无论如何,我的生活也变得丰富起来了。我对华莱士的记忆里有一场南安普顿对利物浦的比赛,那场比赛他献上了华丽的表演——后来比赛里华莱士的进球成为了那个赛季的最佳进球——当时的场景现在我还能清晰的记起来,那可能是我第一次爱上足球,或者世界杯上听到马尔科-塔尔德利的胜利尖叫是第一次,无论如何,我对小谷球场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和其他的球场都不同,小谷球场的巧克力盒子型外观是由设计师阿奇博尔德·利奇创造的,它总能让我想起我的小伙伴自己搭建的简易球场。球馆标志性的帕特里克数字被大胆的和队徽放在一起,镶嵌在球馆中心。

后来南安普顿融合了进取的球风和表演的风格,走出了一条独特的足球道路,不同于1981年的极端,那时在球队状态不好的时候,圣徒可以靠韧性和坚持用1-0小胜对手确保3分,也可以在状态好的时候8-2屠杀考文垂。他们的主要进步来自于防守端,一条坚毅稳固的后防线是提升的基础,而希尔顿和米尔斯等英格兰新鲜血液的加入更让后防显得人员充足,而中后卫位置上,优雅的马克-赖特的出现也让人们改变了英格兰足球只有清道夫的铁血防守的认知,虽然年纪尚轻,但是他已经显现了和年龄不符的冷静的成熟和极佳的位置感,这些特点都是这个位置极为需要的。

在赖特的左边是鲁本,他和绰号疯子的金发碧眼的斯图尔特-皮尔斯一起承担左边后卫的职责,后者当时的梦想是去到威尔德斯通。左后卫位置还有马克-丹尼斯,在他12年的职业足球生涯里染红12次,在他比赛的时候GBH(英国街头的一直朋克乐队)经常在附近弄出声响影响裁判。正是他的不守纪律和散漫作风给了迈克马尼曼得到这个技巧出众的家伙的机会,迈克马尼曼和伯明翰进行了交易得到了这个喜欢在外面开派对以及在场外为所欲为的家伙。丹尼斯是一个超越时代的左后卫,他凶猛好斗,把整个边线区域都看做是自己的领地。得到丹尼斯后迈克马尼曼的父亲形象越加高大,他干的太棒了。

当然那时基冈已经离开了,米克,鲍尔和乔治也都离开了。他们的位置被华莱士,莫兰和沃辛顿取代,年轻一代正在释放自己的能量,带领圣徒继续向前。

在他们三人后面,是一个满场飞奔的家伙,他能覆盖球场的每一块草皮,也当选了那个赛季的最佳球员,他单赛季打进了19粒进球,他重新定义了自己的位置,他是南安普顿中场大卫-阿姆斯特朗。

在80年代早期,大部分球员看上去都不像什么好人,阿姆斯特朗长得也不像一个足球运动员。秃顶,身材矮胖,他就像是室内足球里凑数的那个。然而,阿姆斯特朗踢中场的风格非常超前,就像是奥斯汀(Austin Allegros,70年代的一款车,被英媒评为史上最差之一)中的一台劳斯莱斯,他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基冈,在他的带领下,圣徒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南安普顿他们有机会冲击联赛冠军。

那个赛季他们最终收获亚军,仅仅以毫厘之差排在利物浦之后,在南安普顿的足总杯之旅中,上演的也是和联赛相似的剧情,圣徒在半决赛败给了埃弗顿,功亏一篑。不过那个赛季的成绩已经是南安普顿130年历史中最好的成绩,此外,他们仅仅比吉米-怀特,布法罗-比尔或者克鲁伊夫的那支伟大的橙衣军团缺少了点破坏力,南安普顿这家优秀的俱乐部,永远为那个赛季的圣徒保留着王座,甚至称他们为‘人民的冠军’。

当然了他们也是我心中的冠军。那支南安普顿从1980年开始一直令我着迷,直到海瑟尔惨案发生,我们都迷失了自己。精力充沛的米克,得分机器基冈,还有充满创造力的莫兰,他们一直在进行着令人炫目的表演,还有和蔼可亲的布莱恩-摩尔,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深深的印在了250英里之外的一个小孩子脑中。

在我的童年时期,利物浦一直高高在上,睥睨众生,而我的主队是曼城,但是,是圣徒激发了我的灵感,告诉了我足球是什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